首頁 > 宏觀 > 正文

5G牌照落地:移動物聯時代產業鏈蓄勢待發

2019年06月07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倪雨晴  

5G牌照終于現身,6月6日,工信部向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廣電發放了4張5G商用牌照。這一天,我國正式進入5G商用時代。

5G牌照終于現身,6月6日,工信部向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廣電發放了4張5G商用牌照。這一天,我國正式進入5G商用時代。

此前,業界對于牌照的發放有諸多預測,主要集中在517電信日和國慶節兩個節點,如今在端午節前夜出現,其速度出人意料。這也意味著我國的產業鏈已經基本做好了準備,在復雜的國際形勢下,國內的大規模5G商用正在提速。

中信建投通信行業首席分析師閻貴成認為,牌照的本質代表的是一種經營許可,正式商用,原則上網絡是具備商用服務能力,運營商可以向客戶正式提供商用服務并收取費用。“短期來講,我們認為盡管5G商用牌照會直接下發,但是不代表運營商會很快5G商用,也有可能先部分城市試商用,經過一段時間的測試磨合,然后進入真正商用階段。”他說。

距離國內消費者用上5G產品還需要一點時間,但是5G牌照的發放具有劃時代的意義。賽迪顧問預計,到2026年,中國5G產業鏈的市場規模將達到1.15萬億元,比4G產業鏈總體市場規模增長將近50%。

同時,5G商用的開啟,也宣告著移動互聯時代的結束、移動物聯時代的到來。

產業鏈提速

無論是運營商還是設備商,都已做了長足的準備。

一位運營商內部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隨著牌照發放,5G即將迎來大規模商用,之前是小規模的試驗,主要在幾個試點城市。接下來要看集團安排,可能會加快進度。”牌照發了之后,運營商就可以進行集采簽約、開展招標等活動。

閻貴成指出:“從年初來看,我們一直給市場的預期是今年三大運營商5G建設量在10萬站左右,但目前來看很多城市、省級政府對5G規劃還是比較積極,有可能三大運營商2019年5G建設量會超過15萬站。”

從運營商當前的布局來看,中國移動2019年將建設3萬-5萬個5G基站;中國聯通近日發布了“7+33+n”5G試驗網絡部署,要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南京、杭州、雄安等7座城市核心區域連續覆蓋;中國電信預計2019年5G基站建設達到2萬個。

今天三大運營商發布的計劃中,中國移動最為詳細,其明確表明,今年9月底前在超過40個城市提供5G服務,客戶“不換卡”“不換號”就可開通5G服務。

另一廂,中興、華為早就“箭在弦上”,只待商用號令。

華為方面表示,華為自2009年起著手5G研究,已累計投入20億美金用于5G技術與產品研發,當前已具備從芯片、產品到系統組網全面領先的5G能力。截至目前,華為共向3GPP提交5G標準提案18000多篇,標準提案及通過數高居全球首位;同時,華為已實現全系列業界領先自研芯片的規模商用,包括全球首款5G基站芯片組天罡、5G終端基帶芯片巴龍以及終端處理器芯片麒麟980。

當前,華為已在全球30個國家獲得了46個5G商用合同,5G基站發貨量超過10萬個。從去年4月份開始,華為已經在中國40多個城市與中國三大運營商開展了5G規模商用試驗,包括城區、室內、高速公路、地鐵等多場景實測,均已達到商用標準。

中興通訊總裁徐子陽曾表示,“中興已經完成5G端到端產品的所有商業化準備,包括5G手機會在今年Q2正式商用,可以批量供貨;包括5G基站、傳輸承載、2-5G統一融合的核心網,以及垂直化應用;在供應鏈上的5G產能,我們做好了準備。”據稱,目前已有全球40多家運營商選擇與中興通訊展開5G合作。

工業富聯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2018年工業富聯取得了通信網絡領域多項技術的突破,其中已完成了5G small cell、UE (User Equipment)、MIMO天線等5G發展初期關鍵技術的開發。工業富聯CEO鄭弘孟早些時候曾透露,2019年,工業富聯5G設備將會出貨,目前已有兩個以上的世界級客戶會與工業富聯在5G設備、機械上開展合作。

不過,目前5G網絡建設才剛起步,終端還要等到下半年上市,流量資費也還未發布。尤其是在網絡方面,目前不論中國移動、電信還是聯通,主要采用NSA(非獨立組網)來迅速建站,但是SA(獨立組網)的模式是公認的終極最佳目標。

資深通信人士付亮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SA獨立組網會面臨一個難題,中國對SA比較積極。但是SA的標準并沒有完全確定,由于目前國際局勢比較緊張,獨立組網之后達成共識就有難度,標準確認的時間,有可能往后推。

同時他也表示:“牌照發放后,先把優勢在NSA里面展示出來,這樣中國有足夠多的話語權。其他國家已經開啟商用,但是我們的規模今年年底可能就超過他們。我們4G基站數量就很多,有了網絡覆蓋之后,就可以先找場景試驗。”

應用層的新紅利期

自5G預商用以來,對于商業模式的疑慮、殺手級應用的猜想就沒有停止過。

回顧來看,移動應用的第一次紅利是谷歌安卓的開源,讓各大開發者瞬間找到了新的宇宙; 移動應用的第二次紅利是4G,這一波紅利讓微信、抖音等移動互聯網巨型產品大規模崛起,移動支付全面爆發。

移動應用第三次紅利,則是5G,而這次的突破和前兩次比會更加革命性。只不過這次革命更像是移動互聯網的戈多,不知道什么時候會來,也不知道5G的應用會長什么樣。

在試點應用上,5G法院、5G酒店、5G火車站、5G智慧高速公路、5G遠程醫療等都已經在各個城市展開,據不完全統計,已有近30個省市撥通了首個5G電話。

例如,高新興科技集團首席方案架構師、戰略&品牌總經理吳冬升就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在眾多5G行業應用中,車聯網被認為是汽車產業變革的’排頭兵’,也是5G產業最成熟和清晰的應用場景。隨著5G車聯網測試驗證逐步完善,5G車聯網大規模部署的條件日益成熟。”高新興自2018年便開始在5G車聯網領域部署,已確定投入2億元支持5G和V2X相關技術和產品的研發。目前高新興已與吉利、高通達成合作,計劃2021年發布支持5G-V2X的量產車型。

另一方面,從2G向4G轉變中,單位流量價格下降了300%,但絕對價格提升了幾倍。可以想到,5G的單位流量資費必然也會大幅下降,流量資費的下降和低延時技術的實現,使得移動應用可以有更大的想象空間。

其中最明顯的是開發的模式發生轉變,甚至可以說是移動時代的范式轉移。很多需要放在本地計算的資源可以放到云端,因為流量的費用已經遠遠低于計算的費用。

如果5G的覆蓋面足夠廣,且網絡足夠穩定,那么大量的手機本地計算能力都可以放到云端,不需要運行本地軟件,甚至CPU的本地算力都可以大幅降低,減少手機體積,把本地資源集中到網絡傳輸和顯示上來。

一位通信業內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5G商用后,應用層面會發生根本性的改變,遠遠超過4G所帶來的變革。原來需要本地化部署,現在不需要本地化,可以云化,大大降低了數據獲取成本。5G不止是帶來了高速的通信聯網,它的功能會擴展到交互算力和處理級信息、顯示級信息的處理,是一場質變。”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网赚平台哪个最赚钱 元阳县| 临武县| 象山县| 屏东县| 安徽省| 南溪县| 阿荣旗| 商城县| 滁州市| 兰坪| 泗洪县| 淮滨县| 潮安县| 柏乡县| 南江县| 达拉特旗| 曲阜市| 夏邑县| 五大连池市| 商南县| 贵南县| 通州区| 固镇县| 雷州市| 舒兰市| 五家渠市| 永新县| 华容县| 石景山区| 宜城市| 马鞍山市| 辽中县| 视频| 资溪县| 尉犁县| 大化| 泰宁县| 都匀市| 贵德县| 女性| 仁怀市| 桂林市| 富裕县| 新田县| 奎屯市| 乌苏市| 仙游县| 丹阳市| 文昌市| 马公市| 桑日县| 龙井市| 太仓市| 澎湖县| 鄂托克旗| 昆山市| 友谊县| 余姚市| 红安县| 富宁县| 乌鲁木齐市| 苗栗市| 临桂县| 开鲁县| 五大连池市| 梁河县| 项城市| 赣榆县| 福清市| 开封市| 资源县| 萨迦县| 普安县| 岳阳市| 南康市| 太白县| 巧家县| 定州市| 荔浦县| 上饶县| 游戏| 达尔| 珠海市| 三原县| 崇州市| 瓮安县| 厦门市| 永康市| 南宫市| 门头沟区| 新野县| 石景山区| 辽宁省| 石景山区| 朔州市| 仁寿县| 利辛县| 昭苏县| 侯马市| 辽阳县| 隆化县| 盐池县| 六盘水市| 新干县| 鄂伦春自治旗| 贵港市| 庆城县| 建湖县| 霍山县| 监利县| 涟源市| 城市| 宜春市| 松原市| 磐石市| 义乌市| 嘉黎县| 龙川县| 明光市| 诏安县| 青阳县| 武汉市| 临夏市| 白银市| 安新县| 济阳县| 高淳县| 乌拉特后旗| 稻城县| 略阳县| 通州区| 竹山县| 永州市| 通江县| 南雄市| 璧山县| 大城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