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業 > 正文

格力“坦白局”:部分行政機關對奧克斯空調首次檢測結論也為不合格(附問答實錄)

2019年06月11日  23:01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楊坪  

格力電器舉報奧克斯事件正在持續發酵。

格力電器舉報奧克斯事件正在持續發酵。

自6月10日,格力電器在官方微博平臺實名舉報奧克斯空調“不合格”后,該事件已經引發了全民廣泛關注,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浙江省市場監督管理局、浙江省寧波市市場監督管理局等部門紛紛表態,將徹查此事。

6月11日,格力電器微漲1.72%。

當天下午,格力電器召開了記者見面會,還原了舉報的全過程,并就市場關注的問題做出了回應。

據格力電器法務部副部長李明晶透露,在向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舉報之前,已經向各地監管部門實名舉報了(奧克斯部分型號空調質量不合格的)情況,相關的國家行政機關也受理了公司的投訴,其中有一些行政機關的第一次檢測結論也是不合格的,相關的產品目前正在復檢中。

此外,李明晶還表示,現在委外(檢)測的產品主要局限在公司認為風險很大的產品,目前公開的八個報告是已經檢測了的,還有一些檢測報告并未對外公開。

針對奧克斯的“報案”行為, 李明晶則回應稱:“那是他們的權利,國家應該保障他們報案,我們也是覺得如果是通過訴訟解決爭議,我們也參與,大家通過法律這個程序,把想說的應當說的能夠說清楚,得到公眾和消費者的認可,那我們的目的也達到了。”

“舉報門”始末

事實上,市場對于格力與奧克斯的“公開互懟”,呈現出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一部分人士認為,格力電器此舉有利于行業良性競爭,但也有人認為“微博舉報“的方式并不恰當。

其中最為爭議的問題莫過于格力的“舉報意圖”,有不少業內人士都持有這樣的觀點——這是一場格力電器對奧克斯“偷技術”、“挖人”、“低價搶奪市場”的反擊戰。

那么,這場聲勢浩大的“討伐”究竟是“私人恩怨”還是“正義使然”呢?

據李明晶介紹,公司在近半年多的時間以來,與投資者、消費者、客戶溝通過程中,了解到關于奧克斯的空調有兩種表現,第一個是市場價格非常低,第二個情況就是耗電量比較大。

“今年年初我們看到網上有一個關于奧克斯空調和其他行業內的空調做對比的這么一個視頻,里面就講了,他們空調的制冷制熱效率還不錯,這個價格也非常低。結合前期了解到的這個情況,我們技術部門做了一些檢測。”

然而,測試結果卻顯示,這些機型與國家法律法規要求的強制標準不符,確切地說還沒有達到市場準入的門檻能效。

隨后,格力電器在奧克斯生產和銷售所在市縣轄區內,如湖南、湖北、河南、廣東等多地市場監督管理局進行了實名投訴。相關的國家行政機關也受理了公司的投訴,并對市場上發現的在售機型進行了檢測。

李明晶說道:“我們作為一家企業,有義務也有責任把相關的情況準確地向國家的相關機關去反映。我們覺得從法律上來講是合法合規,我們也有這樣的權利。但是對于消費者來講,可能在這個過程中,如果產品真的被鑒定了結論不合格,那么他自己的權利會受到了侵犯。可能對于消費者來講,消費者是弱勢群體,空調是一個非常專業的產品,一般的消費者只能夠通過產品銘牌上面標稱的一些數值來判斷空調的能耗、功率等基本的信息,我們不可能讓每一個消費者去把空調送到相關有資質的檢測機構進行檢測,然后再跟廠家之間去溝通去維權,這種可能性非常小,消費者也不具備這樣的能力,而且這個中間也要耗費大量的時間、金錢等等。”

“所以我們經過綜合考慮,發起了這樣的一次投訴。我們也是非常重視,希望能夠帶動整個行業,能夠對空調的質量,對空調的能效標識做一次排查和改變。”李明晶說道。

值得注意的是,6月11日,據參加記者見面會的央視財經報道,李明晶也透露,“ 對于這些員工原來在我們的技術部門工作,現在又到競爭對手的技術部門工作的這個中間,對于企業的技術秘密,對于企業和企業之間的這種競爭,我們是比較在意。所以,一看到自己的員工在宣傳別人的產品本身就是一件比較敏感的事,再把這些產品做了測試之后,發現原來產品也有不合格的問題,所以才進行了舉報。”

奧克斯空調哪些不合格?

那么,在格力電器看來,奧克斯空調究竟有哪些不合格之處呢?

格力電器家用空調技術部副部長王現林回應稱,其一在于測試時發現其能效跟標示值的偏差非常大,它的能效值跟它的標稱值是有很大的差距的,而且已經嚴重低于國家對于空調準入的門檻3.2的門檻值。

此外,這種偏差不是生產制造正常情況下產生的,以標稱3.59的二級能效產品來說,實際測出來只有2.68,實際的能效偏差就已經達到了25%,而國家標準允許的偏差是5%,所以這里面這個差距是非常大的。

奧克斯迷惑消費者來達到它自己控制成本的目的,或者是增加自己利潤的目的。另外一個就是這次我們測的產品,確實他們自己在宣傳自己的技術很強,然后售價又很低,結果買回來的產品,確實跟我們的想法跟他自己的宣傳確實相去甚遠。”王現林說道。

他補充道:“我們有這樣一種猜測,奧克斯空調配置二級跟三級的兩款產品,要按照道理來講,相同的東西不可能做出不一樣的能效比,這個問題就出現在用料上。一般情況下,配置高的產品配置的東西不一樣,冷凝器、蒸發器,以及包括壓縮機或者電機的選型上,可能會選用更高能效或者是這種產品質量更好的一些配件,但是我們發現兩個產品確實是完全一樣。”

在王現林看來,奧克斯把兩個一樣的產品,在做不到二級三級能效的情況下,分別標成了二級、三級,分別賣出不同的價格,一個賣三級的價格,作為一種做技術的這種使命感來講,這種確實是讓人無法接受的情況。

無法接受劣幣驅逐良幣


談及奧克斯空調能耗“不合格”行為的危害,李明晶表示,危害分為三個方面:

第一方面對于消費者來講,如果說虛標這個事實是成立的,那產品肯定是不合格的,沒有達到國家的強制的,產品不能在市場上流通,消費者購買了這樣的產品,對消費者的權益造成了損害。

另外國家設置能效的初衷就是為了推進國家的環保節能的政策,通過一些其他的非法的手段規避了這樣的政策,讓不達標的產品在市場上流通了,對國家的環保節能政策也造成了沖擊和挑戰。

第三個就是企業之間的良性競爭,別人都在問我們說格力的產品為什么要賣貴,那你們就能不能像奧克斯一樣也賣那么便宜,那我們做不到,但是如果是有人破壞了正常的市場競爭規則,甚至是突破了市場競爭規則的底線,拿出來這樣的產品在市場上流通和我們來競爭的話,這就造成了劣幣驅逐良幣,那對于正常老老實實生產經營的企業,那我賣的產品都是達標的,倒反在這個過程中得不到市場的認可。


附采訪實錄

記者:我們拍下視頻,前面說話時自我介紹一下。

法務部:我是珠海格力電器股份有限公司法律事務部的副部長,我叫李明晶。下面我把我們投訴奧克斯的一些情況簡單介紹一下。近半年多的時間以來,我們跟投資者溝通,跟消費者溝通,以及跟我們公司的客戶溝通的時候,了解到關于奧克斯的空調有兩種表現,第一個是市場價格非常低,第二個情況就是耗電量比較大。但是我們想耗電量對消費者來講是一個比較主觀的感受,他跟消費者的使用習慣、空調的工況、使用時間都有很大的關系,關于空調價格低和耗電量這兩個信息我們是一直都有關注。那么在今年的年初我們看到網上有一個關于奧克斯空調和其他行業內的空調做對比的這么一個視頻,里面就講了,他們空調的制冷制熱效率還不錯,這個價格也非常低。結合前期了解到的這個情況,我們技術部門做了一些檢測。那時候因為沒有一個明確的型號去具體測哪一款哪個型號哪種機型,所以我們也是對于市場上比較主流的機型,自己購買了一些做了測試。 測試的結果發現,這些機型跟國家法律法規要求的強制標準不符,確切地說還沒有達到市場準入的門檻能效。

我們最初對這個結果本身是有質疑,因為怕弄錯,雖然我們自己公司的實驗室也有國家相關的資質。鑒于這種情況,我們委托有資質的第三方機構做了一些檢測,第三方測試的結果和我們測試的結論是一致的,奧克斯空調沒有達到國家強制的能效標準,結論是不合格。發現這個情況以后我們向各地監管部門實名舉報了這個情況,時間還比較早,因為國家這個層面投訴它有一個管轄的要求,就是在他的行政區域內,生產和銷售的產品才能夠管轄。所以在臨近的省份,比如說是湖南湖北,再比如說是安徽、河南,我們都發現了這個情況,所以公司就在這些地方的所在市縣轄區內進行了實名投訴。相關的國家行政機關也受理了我們的投訴,也對市場上發現的在售的這些機型進行了檢測。

截止到目前,我們了解到的信息是其中有一些行政機關的第一次檢測結論也是不合格的,和我們自己測試以及委外第三方測試這個結果是一樣的。這種情況下可能也是行政機關也接到了對方一個要求復檢的這么一個請求,這在法律程序上這是完全合理的,所以相關的產品目前正在復檢中。

今年五月下旬,市場監管總局、水利部,還有國家發改委三個單位聯合下發了一個關于對于國家的虛標能效水效標識進行排查和進行調查的這么一個文件。看到這個文件以后,我們是覺得從國家層面非常關注和重視這個事情,而這個事情早在半年前我們就已經關注到了,這也是促進我們向國家局實名舉報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這個時候我們就正式向國家局發起了這次的舉報,當然這個舉報后來也得到了廣大媒體和很多消費者的關注。

在這個過程中,決定我們投訴的一方面是國家的文件,我們看到了之后,感覺國家決心比較大。另外一方面本身我們發現了有產品質量不合格,已經侵害了消費者的利益,破壞了行業之間的競爭秩序,破壞了國家節能減排的這些環保法規。我們作為一家企業,有義務也有責任把相關的情況準確地向國家的相關機關去反映。我們覺得從法律上來講是合法合規,我們也有這樣的權利。但是對于消費者來講,可能在這個過程中,如果產品真的被鑒定了結論不合格,那么他自己的權利會受到了侵犯。可能對于消費者來講,消費者是弱勢群體,空調是一個非常專業的產品,一般的消費者只能夠通過產品銘牌上面標稱的一些數值來判斷空調的能耗、功率等基本的信息,我們不可能讓每一個消費者去把空調送到相關有資質的檢測機構進行檢測,然后再跟廠家之間去溝通去維權,這種可能性非常小,消費者也不具備這樣的能力,而且這個中間也要耗費大量的時間、金錢等等。

所以我們經過綜合考慮,發起了這樣的一次投訴。基本的情況就是這樣。這個和總書記要求的企業要高質量發展本身是相違背的,所以我們也是非常重視,希望能夠帶動整個行業,能夠對空調的質量,對空調的能效標識做一次排查和改變,下面就我們技術部門的同事來介紹一下。

記者:你介紹一下它從技術上來講,到底有哪些不合格?

技術部:我先做個自我介紹,我是格力電器家用空調技術部副部長,我叫王現林。這次關于奧克斯空調的測試,我們在對比的過程中,發現了那些能效測試不合格的問題,然后我們就對這個產品進行一個詳細的一個分析,為什么會出現這樣一種情況。第一個在測試的時候發現它的能效跟標示值的偏差非常大,包括我們公布出去的第三方檢測報告上也能明顯的看到,它的能效值跟它的標稱值是有很大的差距的,而且已經嚴重低于國家對于空調準入的門檻3.2的門檻值。

還有一個點就是說這種偏差,它不是說是生產制造正常情況下產生的,我們大家都知道產品在生產制造過程中可能會有一定的加工工藝誤差,奧克斯空調的這種嚴重偏離偏差范圍,就不太正常。就以我們看到的這種他們標稱3.59的二級能效產品來說,實際測出來只有2.68,實際的能效偏差就已經達到了25%,而國家標準允許的偏差是5%,所以這里面這個差距是非常大的。

奧克斯迷惑消費者來達到它自己控制成本的目的,或者是增加自己利潤這種目的。另外一個就是這次我們測的產品,確實他們自己在宣傳自己的技術很強,然后售價又很低,結果買回來的產品,確實跟我們的想法跟他自己的宣傳確實相去甚遠。

而且這種體現出來的另一個問題是我們買了有很多型號,現在就是公布出來是八個型號,實際上我們測的型號不止這么幾個,但這八個問題太大了,能效都是不合格,而且都偏離非常之多,很多產品都是在國家的能效標準線之下,就這個體現出一個問題,我們從技術上角度來講來看,這個可能就是屬于一種他自己設計的時候有意這樣去做。

我們有這樣一種猜測,當然還有一點就是剛才大家也實實在在看到了奧克斯空調配置二級跟三級的兩款產品,要按照道理來講,相同的東西不可能做出不一樣的能效比,這個問題就出現在用料上。一般情況下,配置高的產品配置的東西不一樣,冷凝器、蒸發器,以及包括壓縮機或者電機的選型上,可能會選用更高能效或者是這種產品質量更好的一些配件,但是我們發現兩個產品確實是完全一樣。奧克斯把兩個明明是一樣的東西,而且是做不到二級三級能效的東西,標成了一個是二級,一個是三級,一個賣二級的價格,一個賣三級的價格,我們覺得作為一種做技術的這種使命感來講,這種確實是讓人無法接受的情況。

記者:3.59和2.68不到1的數值的差別形容一下。

技術部:這個價格應該你可以去網上就可以查得到,二級的產品價格跟二級產品的價格應該至少有幾百塊錢的差價,能效比標稱了3.59跟實測的2.68,從能效去看就是差了接近1這個點,就是我們以相同的冷量,比如它標稱是3500瓦去看的話,可能這里邊實際它的功率可能就差了有200多瓦。200多瓦什么概念?一個小時,你可能要多花200多瓦的用電量,那一天下來,如果你開24個小時,可能差不多接近五度電了,就4.8度電。

記者:就是說標的是3.59,實際是2.68,然后你這樣的話差別就是一個小時,明確一點,大約會多花200瓦的電量。

技術部:對,200瓦的電能。就是這種差別。它不是說是工藝制造過程中設備過程中這種偏差造成的,我們實際上實測的機型比這八個機型要多。在測試的過程中,我們通過分析發現,如果說是沒有達到能效標準偏差不是特別大的這種情況,我們理解可能有偏差的可能,這個完全能理解,所以我們在舉報的這些型號里面是沒有把相關的這種情況的機型放到里面去的,盡管他在我們自己測試也可能不合格,但是沒有列入,列入的都是偏差比較大的,這種情況下,不是一般的實驗環境、工藝設備的偏差造成的,放到哪里去檢測的話,可能結論都不會有實質上的改變。

記者:咱們檢測的這些是接受舉報的這種包括是客戶買,只有奧克斯有這樣的問題嗎。其他品牌有嗎?

技術部:我們檢測的范圍只檢測了奧克斯的空調。

記者:從格力角度講,就是從格力做這樣的事情,就是作為一家企業去舉報另一家企業去做這樣的事情,會對整個行業帶來比較積極的是什么?

法務:至少大家可能了解這個信息的第一時間都會關注一下,第一是看到格力說這個奧克斯可能有一些產品的型號沒有合格,那么會關注一下自己的產品到底有沒有存在這樣的問題。首先我覺得自查是很有必要的,其次對于奧克斯來講,他這些空調到底有沒有達到國家的強制標準,到底是不是合格的產品,這就需要行政執法機關給市場給消費者給我們和給奧克斯一個公正的評價和說法。那么從目前來看,行政執法機關都已經積極介入了,我們也期待能夠盡快有一個結果。

記者:比如說這次浙江局采取一些檢測,然后最后證實了這些都有問題。那么售出的那些都有問題,那我們從建議上講,這些消費者的權益應該如何去保護?

法務:現在我們看到網絡上很多評論,因為這個事情發起了之后,有很多消費者自發的也在評論這個事情,和您提的這個問題也是一樣的。那么從行政監管角度講,行政機關如果說是市場上流通的這些產品,確定了它不合格,有這樣一個結論出現的話,可能面臨一個生產制造銷售,這些企業面臨一個行政機關的處罰。那么如果是構成刑事責任,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可能還會移送司法機關進一步的去追究責任。對于消費者來講,通過民事上的買賣行為維權,肯定是按照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產品質量法這些去通過訴訟通過退貨或者是其他的渠道,我就感覺應該都取決于鑒定檢測這個結論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結論,因為我們現在看到的我們自己檢測,包括我們委托第三方檢測的,這都不能作為行政機關指行政執法的一個依據,只是我們自己掌握的一個情況。

記者:至于他們已經報案了的話,你們怎么看?

法務:那是他們的權利,國家應該保障他們報案,這個權利任何一個人都有,我們也是舉報,也是去表達一種訴求,這是國家法律明確保護的,我們也是覺得如果是通過訴訟解決爭議,我們也參與,大家通過法律這個程序,把想說的應當說的能夠說清楚,得到公眾和消費者的認可,那我們的目的也達到了。

記者:咱們向各個省投訴的時候,基本也是都是這八個型號還是說有其它。

法務:因為我們檢測了之后,看到這八個型號和標稱值和銘牌上的數值差異是非常大的,從技術部門的意見來講,就是一般的工藝生產的偏差,不會說是有這么大,所以如果是一般的偏差,那我們肯定能理解個別的產品,個別的型號存在這樣的問題,如果是偏差達到這個程度的話,我們覺得可能奧克斯任何一個型號在市場上流通都有面臨這樣同樣問題的風險。

技術部:從結果來看,剛才您問的這個問題,我們認為它的質量的控制過程應該是有問題。就這種產品按道理壓根就不應該出廠,不合格產品屬于是違反國家限制規定的這么一個產品,你把它流通到產品上去,而且現在從目前的這種情況來看,我們的購機也是隨機去買,不是說我去特定的地方去買了多少臺這樣的,是隨機去買,而且第三方的檢測機構他們也是隨機去買的,就剛才我們拆的機型,我們買了之后原封沒動,請了公證單位公證完,貼封條放在那邊,大家打開一看,二級跟三級是一樣的東西,也沒有人去說去故意的去找這種差異,去特別找出來一個能效很差的很低的地方去檢測,沒有這樣,我們感覺這個確實是在行業里邊,這種現象是很不正常的。

記者:剛才講的一個是二級能效和三級能效,剛才講到一個點就是兩個一個二級一個三級,那里邊的內容都一樣,對吧?咱們也剛現場拆了,但是我們因為不是專業的技術人員,我們只能通過肉眼去看,可能確實是一樣。但是您從專業角度,如果二級三級如果不一樣的話,會體現在哪些方面?

技術部:其實你可以去網上去看,現在都有很多數據,二級能效,它也會把自己的參數標出,比方說有幾個冷量是多少,功率是多少,還有一個很明顯的能效比是多少?這就是具體的一個差異。另外一個就是比方說機身標稱的重量到底是多少,這些參數都網上都可以明顯看得到的,你可以把兩個產品去做一個明顯的一個對比就可以知道。

記者:比如說重量剛才看都是32.5,你同樣以格力的產品為例,一個二級的一個三級的同樣他應該有多大的差別?

技術部:我們應該差有幾公斤的差異,至少是外機的重量可能差到幾公斤。

記者:就是我能查得到。

技術部:對,可以查到,你可以去網上去看,格力的二級三級的產品去對比,然后你把他的產品拿出來去對比,應該可以。可能別的企業應該也會有這樣一個想法,但我相信如果這個企業它是屬于是那種比較好的信譽,比較重視自己質量。

法務:我們不是刻意把兩種品牌的產品拿來對比,我們只是把兩種能效的產品,他自己跟他自己比。

記者:實際上我跟其他品牌的人聊過這個事。他們支持你們這樣做。

嘉賓:這個沒有過溝通。

記者:大家都不希望劣質產品出現在市場。

法務:實際上我們測試的型號不止這些,但是如果說我們自己測試了,測試結論是不合格的這種情況,我們還要區分,那不合格到底是多大的偏差,如果只是在細分的細微的偏差,是在生產過程中的這種波動的這種偏差,我們根本就不會去糾結,就是說是我們測試超過八種型號,我覺得這個表達非常明確。

記者:你們測了多少臺?第三方測了多少臺,有這個數字嗎?

法務:我們測的可能有四五十臺。十幾個型號的產品。我們購買的樣機比較多,實際測試了十幾個型號的產品,現在委外測的也就主要局限在現在我們認為風險很大的這些產品。第三方那邊應該有,反正我們公布了八個報告是肯定是有測的,另外還有一些也有測,但是那些報告我們是沒有對外公開的,沒有對外公布的。

記者:就是說還有它不達標,但是我們沒有公布。

技術部:從我們的分析上來講,就是說這種可能就說你直接說他去故意去這樣做。只要是我們覺得確實是有這種主觀規定存在不達標的,我們都已經(檢測)。

法務:我們確切來說是第三方檢測的這八份報告里面的內容和我們自己實測內容這是高度吻合的,結論也是一致的,我們才對外舉報了。

技術部:因為有一個特點,就是我們自己去購機是從網上隨機購買,然后委外它也是找了第三方去公證,公證完了購買,然后再去送檢,這兩個里面,它有一個很大的一個隨機性,你只有兩種隨機體現了很好的一致很好的吻合,我們就認為這種這里面這種隨機可能就很有規律,它可能存在一種是他有意這樣去做的這種,如果說他這種測試我們自己測的跟第三方測試的報告里面可能有一些偏差,這些偏差可能讓人會產生誤解,我覺得這個可能來對外面來講是沒有那么強的說服力。

記者:您剛才講虛高能耗,然后這個文件是剛才講的就是國家局有這么一個文件,然后我們才根據這個……

法務:促進向國家局投訴動機的是跟文件有密切相關的,原來在看到這個之前,我們沒有想去國家局投訴,都是按依法依規在當地有管轄權的市場監管局去投訴,市場監管局也依法去查處。

記者:然后能耗危害在哪里?

法務:危害分為三方面,第一方面對于消費者來講,你本身如果說是虛標這個事實是成立的,那產品肯定是不合格的,沒有達到國家的強制的,產品不能在市場上流通,消費者購買了這樣的產品,對消費者的權益造成了損害。另外國家設置能效的初衷就是為了推進國家的環保節能的政策,通過一些其他的非法的手段規避了這樣的政策,讓不達標的產品在市場上流通了,對國家的環保節能政策也造成了沖擊和挑戰。第三個就是企業之間的良性競爭,別人都在問我們說格力的產品為什么要賣貴,那你們就能不能像奧克斯一樣也賣那么便宜,那我們做不到,但是如果是有人破壞了正常的市場競爭規則,甚至是突破了市場競爭規則的底線,拿出來這樣的產品在市場上流通和我們來競爭的話,這就造成了劣幣驅逐良幣,那對于正常老老實實生產經營的企業,那我賣的產品都是達標的,倒反在這個過程中得不到市場的認可,主要是這三方面。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网赚平台哪个最赚钱 建宁县| 台中县| 内江市| 保康县| 富顺县| 嘉义县| 炎陵县| 盐山县| 连云港市| 高安市| 凌源市| 莱阳市| 抚顺县| 平舆县| 若羌县| 富锦市| 和林格尔县| 宝坻区| 赞皇县| 墨脱县| 涞源县| 龙门县| 泽普县| 泾川县| 白玉县| 醴陵市| 伽师县| 顺义区| 小金县| 七台河市| 绩溪县| 德保县| 繁峙县| 巴塘县| 自贡市| 堆龙德庆县| 通海县| 太仆寺旗| 阿拉善左旗| 石首市| 博兴县| 岱山县| 铜陵市| 思南县| 自贡市| 卫辉市| 万山特区| 疏勒县| 奈曼旗| 铁力市| 瑞安市| 蕲春县| 肥西县| 车险| 肥乡县| 松滋市| 高平市| 内乡县| 莱芜市| 元氏县| 泌阳县| 广灵县| 清河县| 安康市| 千阳县| 垫江县| 肇州县| 波密县| 萨迦县| 甘德县| 青铜峡市| 宝丰县| 神农架林区| 临西县| 东乡族自治县| 和静县| 颍上县| 宜宾市| 康保县| 崇文区| 雅江县| 漳州市| 顺义区| 云和县| 肇庆市| 宁津县| 招远市| 当阳市| 伊宁市| 桓仁| 明星| 万源市| 东乌珠穆沁旗| 高碑店市| 恩平市| 闽侯县| 稷山县| 麻栗坡县| 金山区| 郎溪县| 邳州市| 富裕县| 瓮安县| 万安县| 合肥市| 青岛市| 通辽市| 临潭县| 舒城县| 西充县| 枣阳市| 沙湾县| 平谷区| 房产| 张家口市| 杭锦后旗| 依兰县| 蓬安县| 吴忠市| 毕节市| 隆昌县| 刚察县| 潼南县| 黄石市| 高陵县| 思南县| 曲沃县| 敖汉旗| 广宁县| 富民县| 怀远县| 蓝田县| 巴中市| 长子县| 遂昌县| 菏泽市| 德州市|